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三百七十九章 又怀了(1/2)

穆地主的警告,杨皇后听进去了。

一旦因为蠢货不受控制让云薇受伤,杨皇后面的对手不单单是穆北玄,以及不肯臣服于她的朝臣。

不从对穆阳的情分上看,云薇背后站着云默,同姜氏。

谁也不能小看了姜氏,毕竟银子能买来很多东西。

姜氏通过生意和不少朝臣命妇串联在一起。

姜氏在朝臣命妇圈子中是一等一的,通过银子赢得不少命妇们的认可。

姜氏带着她们赚银子,使得她们在丈夫面前底气足了不少。

能赚银子的女人同只能依靠做官的丈夫俸禄的女人地位是不一样,能赚钱的妻子可以大声说话。

有不少中低层官吏的俸禄都没自家夫人在生意上的分红赚得多。

高门大户尚且矜持一些,高品级的命妇自持身份同姜氏交往时态度平和。

在京城中低层中官吏中,姜氏说得话等同于圣旨都不会太夸张。

姜氏已经完全赢得她们的心,被当作表率榜样。

京城百姓中间,不少寡妇想着不是再嫁依靠男人生活,而是去姜氏的产业中做工,活成姜氏的样子。

寡妇有银子有本事,并不缺好的婚事上门。

勾引男人被看作下贱,还不如去做女掌柜,这条已经在京城寡妇或是尚未出阁的女子中传开了。

姜氏各项产业的掌柜其中女人占了一大半。

女管事干起活并不比男人差多少,反而更细心对姜氏也更忠心。

把产业当作自己的,认真努力经营,创造出来的价值很大。

当然她们用心经营,姜氏在分红同奖金上从不曾亏欠过女掌柜们。

姜氏宁可自己少赚点都让女掌柜们多拿点分红。

杨皇后从未忽略过姜氏所代表的势力,姜夫人已经取代了玉掌柜同女侯成为女子们的榜样。

杨皇后叫来身边的尚宫,仔细叮嘱道:“注意姜苏的动静,派人给我盯紧了穆凰舞同江氏。

无论她们做什么都要向我汇报,是不是大事,不是你们来判断,我认为才算数。

派出去盯人的眼线不可擅作主张,以为不是大事或是无关紧要为我好的事就不回事了。

我不需要你们自作主张!”

最后这句话杨皇后特意加重语气,透着不可置疑的决绝。

尚宫连忙答应,没有二话。

杨皇后神色复杂落在桌上的花瓶上,海棠花正浓,心头一阵阵酸楚。

“没想到我被穆地主教训了一顿……罢了,当我给她他这个面子,若是当年他能有如今的果决,我……何至于如此。

仿佛只有他处处为儿子考虑,我成了恶人!在对儿子上,我固然有错,他绝不无辜。”

在穆北玄逼婚时,杨皇后不是没给过穆地主送信,给过他机会。

可送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,过后她听到穆地主带着其妻一起出门欣赏美景。

杨皇后想起此事就意难平,恨不得掐死当初放下骄傲写信给穆地主的自己!

正因为穆地主一次又一次爽约,让她失望,她坚定不依靠男人,攀上顶峰的心思。

”主子,云大人给皇上建议让太子离京城……“

”云默并非坏我的事,他这是为阿阳报复我,让我不痛快。

所以说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明知道我利用太子……他偏要把太子弄出京城去!”

杨皇后再次磨了磨牙,疼阿阳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都故意给她添堵!

“试试看最后谁技高一筹,谁得意!”

杨皇后撂下狠话,抽出打算送去给云薇添箱的礼单,想了想划掉了几样,把最贵重的几样物什留下。

不给了!

尚宫暗暗忍笑,很少见主子做赌气幼稚的事,劝道:”何必呢,这些物什事早都是要交给云薇的。”

“得让云默知道,我生气了,否则他做得更过分,以为我不敢冲他们发火。”

杨皇后又赌气划掉了几样,毛笔在大红的礼单上留下浓重的几笔。

突然,杨皇后又笑了,将修改过后的礼单塞给尚宫,起身向内室走去,“一身的臭味儿,给我准备热水,我得洗一洗。”

闽王身上冷咧的气息让杨皇后很是不舒服。

同样男人的味道会使得杨皇后变得柔软。

在此关键时,杨皇后宁可再狠辣一些都不想变得心软前功尽弃。

至于划掉给云薇的东西,迟早都会给儿媳妇,杨皇后只会有穆阳一个儿子。

以后能生她也不会生。

太医背着药箱子赶来给掉了牙的太子侧妃诊病。

太子被挡在门外,姜侧妃不让太子进来。

她偷偷看过镜子,掉了三颗门牙连自己都嫌弃丑陋不堪。

“侧妃请张开口,我仔细看过才能想办法给您修补。”

太医不愿意来,却不能不来,说道:“我擅长是妇科,并非修牙,我先给侧妃嘴上上药,划破的伤口化脓,您遭罪吃不进去食物,没准会让您破相留下伤疤……”

“破相?留疤?!”

姜苏一把抓住太医,方才不让太医看,此时却是顾不上了,说话漏风,不甚清楚,“怎么会留疤?只个小伤口,被石子划了一下。”

“侧妃您先别急,我说得是最坏状况,单被石子划伤好治,最怕是……”太医很是为难。

门口太子一直听着里面的动静,隔着门板说道:“你有何为难尽管说,是缺少药材,还是缺修补牙的工具,只要你说出来,孤都能给你弄到。”

“姜侧妃无故被天降石子砸伤,嗯,误伤,是误伤。”

太医谨慎小心道:“因没抓到凶手,又是在禁宫大内,从天而降的石子被当作了姜侧妃父兄显圣。”

“胡说八道,他们显圣会伤唯一的骨肉?”

穆晨拳头狠狠砸了门框,睚眦欲裂,“世上没有鬼,哪来的阴魂不散?一群无知的奴才瞎传,你堂堂太医就信了?孤早说过,有高手闯入禁宫!

孤向阿爹示警,提醒阿爹注意身边动静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