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九十九章 玲珑之谢幕(二)(1/2)

汉元寿二年六月二十七日,哀帝刘欣崩,葬于义陵。太皇太后王政君夺玉玺于董贤,立中山王刘衎为帝,临朝称制,召大司马王莽秉持朝政。

自此, 平帝年幼无知,王氏一族满门皆侯,朝廷大权尽归其手。

麦玲珑没有多考虑,既然权限放开,那么想用些偷鸡摸狗的小手段就干掉天命之子肯定没有可能。否则逆天而为后,以天道偏向刘秀的惯例,世界线的扭曲大概率不会朝着有利于她的方向发展,而她身负着的庞大气运, 也没有必要以普通人的形式出现。

于是她选择成为王政君, 这个身居后卫六十一年,实掌天下也超过三十年的天命之女。

玲珑的帝王气运最初就来自于金哀宗,末代帝权的衰落和王政君晚年被王莽夺走玉玺殊途同归,也符合她最初道脉运行的轨迹。

顺天而生,逆天而亡。在这样的战场中,任何一点微弱的优势都可能决定最后的走向,即使是气运所钟,顺着天道运行的脉络,也一定比逆天而行要更有胜算。

公元前1年,元帝皇后王政君(麦玲珑)七十岁,光武皇帝刘秀四岁,正式进入剧情世界。

“有意思。”刘秀有一点愕然,嘴角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。

到了传奇的层次,自然不会因为进入了剧情世界就完全湮灭了真灵,一缕符合自身道韵也包容着对整个世界规则的理解,就足以让他们能够站在更大的角度,看着自己在剧情世界中的选择。

麦玲珑没有说话,看着自己将刘秀的父亲南顿县令刘钦提拔至长安, 立为宗正,掌皇室亲属,虽然仅仅位居九卿,却在王政君的支持下炙手可热,权势几乎可以和大司马王莽并驾齐驱。

至于刘秀自己,王政君亲自将其收入宫中教养,身份地位等同于皇弟。时汉平帝刘衎不过九岁,又是王政君所立,即使心怀不满,也绝不敢在此时表露出来。

元始四年,王政君立刘秀为楚王,行大司马事。以新野豪门阴氏之女丽华为楚王妃,阳安侯郭昌之女郭圣通为侧妃,位同夫人。

不得不说,刘秀一家在王政君的刻意关照下,提前二十多年就登上了历史的舞台,哪怕是刘秀之父刘钦本身没有足够的气运支持, 在元始三年就匆匆离世, 长子却刘演很快接替了他的位置, 团结着刘氏残存的精英, 隐隐和王氏一族抗衡。

朝堂之上,竟然因此获得了某种平衡。

“你很聪明。”刘秀看着自身的气运随着王政君的一系列操作隐隐颤动,由衷地赞叹了一句。

想要压制一位天命开国皇帝显然不够现实,更别说本身就是以气运见长的光武皇帝。麦玲珑既然懂得这一点,那么索性反其道而行之,处处为其提供便利,主动为其实现人生各个阶段的理想,几乎是以自身的气运消耗为依托,让他的一生更加一马平川。

你想当“执金吾”,我直接给你封王;你想娶阴丽华,我直接把郭圣通一起打包给你送来!

不得不说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刘秀原本的预料。

在进入世界之前,刘秀亲自将麦玲珑的规则亲自提升到了传奇,没想到麦玲珑居然用这种方式还了回来。面对同种同源的规则,刘秀原本的气运根本不会拒绝,坦然接受。至于这样的行事合不合逻辑,这根本是不屑于被考虑的事——别人顶多是气运之子,刘秀直接可以看成是气运的化身,享受这样一点点特别的优待,难道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吗?

麦玲珑的设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。

气运的提前爆发弊端很明显:一是提前了这么多年,那么就不得不正面面对原本拥有十五年天命的新朝反扑,即使是规则层次低了不止一筹,一位真正的皇帝气运也能给刘秀造成不小的麻烦;更重要的是,经过王政君亲自的串通,刘秀的气运已经开始和西汉那日薄西山的帝王之气勾结在了一起,反向填补那个似乎已经永远也填不满的空洞。

当初老家伙团队进入“桃园三结义”剧情,赵高正是通过这种手段,提前将刘备的季汉气运嫁接到了东汉的尾巴上,剧情世界运行逻辑一下被打破,成就了原本不可能完成的a级团队任务。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